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校园气功女色魔

学的女生,而且大学也是再普通不过的大学。人长得也并不十分美,162厘米的个头,皮肤也不白,小眼睛单眼皮,微胖,性格外向,说话大嗓门,是个假小子。
  她不会引起帅哥的注意,因为太普通了。
  但这都是假像……
  其实她是一位上乘气功高手,练习气功已有15年之多,多年的练习再加上名师的指点已使她开发了人体大量的潜能。因为气功是锻炼神经的功夫,所以她现在不光有超强的体力,而且还有极高的智商,更可怕的是她还拥有一些特异功能,比如用眼神催眠人等等。
  她的师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小时候是一个戴面具的男人,长大点之后是单方的信件。10岁时她收到了师傅的最后一封信,告诉她练习气功的方法她已全会了,以后要天天练,年年练,不可间断。之后便了无音讯了。这些年来她一直没有间断,功力也越来越大了。
  有人说女子的性高峰是30以后,但王童却天生是一个小淫女,12岁便色窍大开,成天想淫荡的事情。她最中意的是强奸,总是想残忍的强奸男人,只有这样她才兴奋,才感到过瘾。
  因为一身绝技,这易如反掌……
  不要以为她的事早已上了报纸,多年来除了她的师傅外没人了解她,连她父母也不知道,在别人眼中她只不过是一只丑小鸭。
  小学5年级时她就强奸并杀害了她的一名同班男同学,是个小帅哥。当他失踪3个月后,警方在学校附近的小山上发现了他的尸体,全身赤裸,多处骨折,均是被人用手折断的,十分残忍。不光如此,全身还有多处咬伤。幼男的阴茎包皮被撕碎,初精的痕迹在屁股下的草地上被发现。肛门破裂,是被边上的一条木棍插的。直接的死因是胸口中的一记大力掌,掌上有内力,五髒俱损而死。他是受到灭绝人性的折磨后,被一掌打死的。凶手手法之残忍是可想而知的。
  王童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把自己的本领用在了歪道上。多年来她已先后强奸了30多名男子,其中先奸后杀的就有11个人,被害者中最大的24岁,最小的只有5岁。因为气功的帮助,王童的极高的智商使她能轻松地达到她的目的,再加上一身超人般的武艺,没有一个她看上的男人可逃出她的魔掌。
  因为智商高,她可轻而易举的学会任何东西,但为了隐藏实力,她的成绩一直平平。到了考大学的年纪后,清华北大是囊中之物的她却故意考了一所普通大学。
  因为她知道,普通大学里帅哥多!
  而且管理也没那麽严,这更容易下手。
  王童也不是总强奸她的同学,相对于成熟一点的男人来说,她还十分喜欢强奸幼男,她十分喜欢看被她捆绑好之后幼男那无助的恐惧的眼神,以及那还未经人事的小肉棒,没有一根毛,纯洁得激发她的兽欲。
  1,强奸幼儿园幼男----李超李超是王童的大学所在市的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7周岁。长得十分招人喜爱,白白的皮肤,俊俏的小脸,是一个帅哥坯子。父母都是普通员工,家住在离幼儿园不远的居民楼里。
  没事便四处闲逛的王童早已发现了这美肉,暗暗想好了计划。李超是她来到这所城市的第一个猎物,所以要好好准备一下。
  她先在附近租下了一间房子作为强奸场所,之后又在网上买了工具,如牛皮绳,小刀,塞口球,和一些性感的衣服等。一切就绪后,王童便开始行动。到了下午,她准备了一个大号的旅行箱,放在了李超家的楼道里,之后便开始了等待。下午3点时,李超被妈妈接了回来,母子一前一后走了上来。王童一个闪身闪到了妈妈的后面,她的闪身十分快,可与声速相媲美,一般人的眼睛是看不到的。李超的妈妈还没反应便吃了一手刀,当即昏了过去,李超完全不知后面的情况,还一蹦一跳的上着楼,当他走到家门口时,看见一个大箱子放在门口挡住了道,还有一位姐姐站在前面,姐姐当然就是王童,击昏母亲后早已闪到了李超的前面等着他自投罗网。
  王童并不怕他看到自己的面目,因为遭她毒手的男人往往非死即残,她总是玩完男人后将其杀死或打傻,如果她对一个猎物没有尽兴,便会将他囚禁慢慢的玩,玩腻后再处理掉。绝不会放走一个能说明白话的,这也是她多年不被抓的一个原因。
  李超看到眼前的姐姐正眯着眼睛笑着,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他还不知危险的到来,还在发着愣。王童欣赏了一会后,便利索地将李超打昏了。之后熟练将他塞入了箱子,带到了她租的房子里。下午路上的人并不少,但没有一个看到她,因为王童是用音的速度行走,并且总是走人眼的盲点。
[!--分页符--]  到了地方后,王童抱出了还在昏迷的幼男,将他放在了床上,三下五除二,脱光了李超的衣物,之后自己也脱光了,坐在了床边,仔细欣赏起来。李超的裸体十分诱人,白白的皮肤像小女孩一样滑,他的阴茎还未发育,没有一根毛,光滑的很,只有钢笔粗,而且是包皮的,王童最喜欢这样的小鸡巴。看得差不多了,她取出了牛皮绳,将李超大字型绑在了床上,这并没有实际作用,只是变态的捆绑更能使她在强奸时感到过瘾。甭说是幼男,就是健美运动员来了也完全不是她的对手。绑好后,王童点了李超的一个穴道,小猎物顿时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被绑上了,幼男又惊又怕,当看到边上是一个裸体的姐姐时候,脸一下子红了,虽然他还不太明白这方面的事情,但多少还是懂一点的。王童这时已不再只是看,右手已开始在幼男身上抚摸了,她先摸了他的小脸,之后是脖子,乳头,肚脐,大腿,小腿,然后到了脚丫,王童不光是虐待狂,恋幼,还恋足,小男孩的小脚丫十分刺激她。她先温柔的摸他的脚背,然后又逐个捏了每个脚趾,最后调皮的挠他的脚心,使小男孩双腿不停的收缩。但这没有用,牛皮绳让他动弹不得。挠够了,她就俯下身子用嘴舔他的脚,澹澹的臭味和咸味进了嘴,但这更加使她性欲旺盛,下体流出了爱液。
  她一个虎扑扑到了李超身上,疯狂的吻着他的脸,这时她像是一只发情的母兽,一边吻一边咬,小男孩的脸上,耳朵上,脖子上顿时出现了一个个血红的牙印。他疼得想失声大叫,但刚一张开口,一条湿湿的舌头便硬塞了进来,使劲挑逗着那条未经人事的小嫩舌,王童一口一口把口水吐进他的小口中,逼其喝下去,看着幼男喝下了自己的口水,下身又淫液肆流。可小男孩却恶心的要吐,但因害怕,只好满足这女魔的欲望。
  吐够了口水,女色魔在床上站了起来,双腿挎在猎物的腰上,变态的扭动身体作出性感的动作,命令小男孩睁开眼睛观看,原来这可怜的小东西早已吓得双目紧闭了。扭了半天,小男孩的小鸡巴还是没反应,王童便不耐烦起来,一脚踩到了阴茎上,上下揉搓,这一招还管点用,一会儿,脚下的鸡巴便明显发硬,并且越来越厉害。感到差不多时,王童便张开了阴户,一屁股坐了下去,给他开封的时候到了……
  男人都愿干处女,并把插破处女膜当成占有她,王童也一样,喜欢干处男(或幼男)而她认为第一次拔开一个男人包皮是女人给男人开封。以前她玩阴茎是包皮的幼男都是先用手把阴茎包皮慢慢拨开,一边靠近观看一边听幼男因痛而惨叫的声音。但今天她并没有急于对猎物的小鸡鸡下手,因为她想换个玩法---用自己的阴户给幼男开封。
  因为有及其卓越的气功,她的阴部可按她的意愿自由收缩,而且力大无穷,运足了力可夹断钢管。有一次她打电话找了十个男妓供她泻欲,一个晚上之后,十个人的命根子全都被干的不成样子,个个肿的像小萝卜,好几个月都没恢複。今天干眼前这个男童当然更不能使劲夹,其实她自从第一次干男人就一次也没使过全力,不然一下子阴茎粉碎还干个屁。
  她先用阴唇夹住小李超鸡鸡的龟头,虽然王童的下身早已洪水泛滥,十分滑润,但因为夹得非常有力,在抽插的时候阴茎并不会在阴道内滑动,夹上之后,勐然往下一坐,小男孩的阴茎便在王童的阴道内被开了苞。
  “啊!”
  小男孩还没到手淫的年龄,阴茎几乎从未受过刺激,这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失声惨叫起来。但这叫声正是眼前这女色魔最想听的,王童听到叫声后变得更加淫荡,阴部微微放松了点力,开始晃动屁股上下抽动起来,在床上正式奸淫这小娃娃。和幼男性交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感觉,阴茎虽又小又细,但却十分光滑,不像成人因干得过多而变得那样粗糙。这种性交并不是在生理上获得满足,而是在心理上,王童要得到的是纯洁的躯体,尤其是洁白的肉棒被蹂躏的快感,而不是摩擦带来的感觉,至少不是这种摩擦。
  阴茎的剧痛,再加上没有一点快感,李超的阴茎开始萎缩,变得软塌塌的,根本没办法继续了。但王童早已想到了这一点,她有一套完整的强奸幼男的方法,无论是多麽幼小没经验的小男孩,都能用这套办法让她满足。要不然,单单的心理满足是绝对不够的。
  她下了床,走到厨房喝了一大碗水,又回到卧室上了床,双腿盘坐,双目微闭,集中精力,开始运气,也就是1分锺左右时间,这碗水便运到了膀光中,她跨在幼男脸上,阴部贴在他的嘴上,命令他张开口,小李超哪敢不听,忍着王童跨下的臊气张开了嘴,王童便把这泡尿尿在了幼男嘴中,其实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尿,因为这是她用气引入膀胱的,并非完整进行了体内循环,但也是有很大异味的。
[!--分页符--]  尿在口中当然不只是让他品尝,而是让他喝下去,为了让他全喝下去,也为了不弄髒床单,王童尿的又细又慢,给李超充足的下咽时间,保证一滴不洒。如果你以为那一大碗水是用吃饭的碗,那你可错了,这间屋子是王童新租来的,除了供水供电是按月交费(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她会干完便走人)一切都是她现买来的,她一般不会在这里吃饭,所以也不会为一晚或最多几天的生活买碗买筷,当然她不会带李超一起出去吃,一般她是带回一点来饲养她的猎物,不是她发善心,而是为了维持男人的性能力,好供她发泄。所以这间屋里除了床外几乎空无一物,刚才的一大碗是她对着水龙头喝的,足足有一大壶之多,所以她对着李超足足尿了十五分锺。
  一边尿一边欣赏李超的小脸,王童看在眼里乐在心上,为自己能玩弄这样一个极品幼男而兴奋不已。李超开始还感觉恶心,但因紧张和疼痛刚才已流了不少汗,身体缺水,有些口渴,而这尿也并非十分难下咽,所以慢慢也放松了脸上的肌肉,小脸变得更加俊俏可爱,但这却又激发了跨在他脸上的这个女色魔的占有欲。
  喂他尿时,王童还用淫荡的话刺激这小男孩,什麽:小弟弟长得好棒呀。
  你的小鸡巴我最喜欢了。
  嫁给我好麽,结婚后我天天干你,一天8遍,少一遍我让你干8遍。(当然是说着玩的)你和女同学干过吗?
  一会还有好戏呢,准保你疼我爽,哈哈哈……你真可爱。
  李超当然听不动,王童也不是想用这来使他拨起,目的是给自己听的,好让自己更加兴奋。喂完尿后,王童下了床,打开箱子拿出了一套红衣服,原来是一套特制的中国式新娘服。说是特制的,是因为它是给小孩穿的,大小刚好可让小李超穿上,这是她在网上定做的。原来这变态的女魔要和这幼男成亲玩,她这样做只是为了满足她那变态的情欲。
  他解开了绑李超的绳子,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开始为他穿衣服。李超因为刚才的折磨,几乎站不住,王童只好用一只手来扶着他。
  这套婚服一共分三部分:一件像睡衣的长袍,一条腰带和一个盖头。她先给小男孩披上长袍,再在腰上打上腰带,最后,最刺激的一步到了,只见王童色迷迷的看着小李超,慢慢把盖头蒙在了他头上。这时的幼男完全变成了古时的新娘。如此变态的做法恐怕只有这女魔才想得出来。
  她把她的心上人抱下了床,让他和自己并排站着。小男孩不知她要干什麽,但知道一定没好事,想到刚才的疼痛,不禁吓得直打颤。观察力极高的王童早已发现了他的反应,乐呵呵的对比她矮一个头的新娘子说:“亲爱的,激动什麽?我这就奸死你,挺起鸡巴准备被夹吧,哈哈哈……”
  一听这话李超抖得更厉害了。
  站好后,王童娇声娇气的说:“一拜天地。”
  手一按小男孩的头,她和新郎同时磕了个头。“二拜睡床。”
  对着床二人又是一个磕头。接下来的夫妻对拜大家也可想而知了,但说最后一句共入洞房时,她忽然一个浪叫“干死新郎!”
  说完左手一扬,把李超甩倒了床上。
  这一甩手用了内功,看起来很软,但力量很大,小男孩几乎是飞到了床上,背部着床,虽然床很软,但还是摔得上不来气。王童甩的技术十分巧妙,不光背部着床,而且顺着劲也把新娘服的下摆甩到了头上,所以小李超的下身又一次暴露无疑。新娘子扭着身子来到床边,双手按住新郎的两个膝盖用力一分,新郎的命根子便更加暴露。
  王童这时才仔细欣赏起这被她开苞后的小男根,包皮已被她的阴唇褪到了龟头的根部,因为皮质还十分的紧,龟头被勒得发紫,但还是可以看出里面的嫩肉本是白色的。整个阴茎湿湿的,是被她的淫水弄得。和刚才不同的是这时的小肉棒不再萎缩,而是高高地挺着,王童的经验告诉她---喂的尿起作用了。
  是的,道理很简单,男人憋尿时阴茎上的神经受膀胱的压迫而兴奋,是会引起阴茎拨起的,和性兴奋时一样。刚才李超喝了那麽多的尿,早已有点憋不住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尿出来。当然王童也不会给他机会的,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用尿液来使鸡巴挺起供她发泄!
  为了防止在做爱时男人失禁,王童拿出了一小段牛皮绳,残忍的从根部把小命根子勒了起来,这样除非解开绳子,否则阴茎会一直挺下去,直到她发泄完毕解开绳子。这就是这女色魔强奸幼男或无法再拨起男人的方法之一:用憋尿的感觉来使阴茎挺起。
[!--分页符--]  如果说刚才的一切都是前戏的话,那这时上的就是大餐了。只见王童左右手一分,李超的衣服便碎成了几块,幼男又成了裸体。王童这时也上了床,阴户对准挺起的肉棒就是一坐,然后便是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奸淫。开始时李超因剧痛还尖声呼叫,但还没到一分锺便昏了过去。王童哪管他的死活,双手死死掐着幼小的的躯体,小男孩的身上又多了几条血印。就这样,小新郎官被干得死去活来,一会因鸡巴疼而昏过去,一会又被掐的醒过来,简直生不如死。
  但王童却充分得到了满足,她一会骑在小男孩身上上下抽动,一会又趴在他身上一边干一边和她的小男人接吻。她的接吻技巧好极了,舌头如蛟龙一样在幼男口中肆虐,她用舌头缠住李超的小舌头,把它拉到自己嘴里玩弄,一边品尝着幼男津液的味道,一边吸着他的口气。幼男的味道好极了,口气清香无比,口水也十分甘甜,王童品得如痴如醉……
  也不知多少个小时后,王童满意的站了起来,丢下昏死在床上的玩具到厕所洗了一个澡,回来后把还在昏迷的小李超五花大绑,之后便又双腿盘坐开始练功,这是她每天的必修课,可不要小看了这看似无奇的打坐,在极放松极精力集中的状态下,大脑的脑细胞大量连接,人的潜能就开发了出来。王童那极高的智力,超强的反应与力道,以及深不可测的特异功能,都是潜能开发的结果。
  行完功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天早已漆黑。小新郎官疲劳过度还在睡着,但是牛皮绳还未解开,小鸡巴还在挺着。王童用嘴含住龟头,解开了牛皮绳……一股水流喷射而出,全部射到了她的嘴里,因为憋了过久,量很大,足足尿了半分锺之多,女色魔品完幼男的童子尿后,嘴并未离开红肿的阴茎,却开始为幼男口交起来,小男孩的阴茎因过度的折磨已经废了,神经已麻木,海绵体也断成了几节,整条阴茎多处擦伤,因为王童有真气护体,全身像钢铁一样硬,阴道也如岩石所造,即使有爱液润滑,也是完全不够的。小男孩的阴茎就是被其所伤。
  王童并不是在用口套弄阴茎,而是在用力吸,她要夺走这幼男的初精,让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一回男人。强有力的吸力很快便把小李超的所有精液全吸到了嘴里,小男孩的精液很稀,也很香甜。女色魔品了品之后便一饮而下,这可是最好的补品之一。
  喝完他的精液,王童便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脸上,幼男的呼吸器官全被堵上了。这时小新郎官才醒过来,拼命的想摇头呼吸,但无异于蚍蜉撼树,他的神志渐渐模煳了………………
  这个7岁的小男孩就这样惨死在了她的手下,王童就是这样,一旦玩够了便毫不留情的处理掉。
  对于小李超来说,人生的大事似乎发生在一天,同一天结婚,同一天被开苞被干,同一天射精当了男人,又同一天死去。不管是否正式是否合法是否荒唐,对于不幸的小李超来说,可算是不公平中的公平了……
  但这一切对于王童来说又算是什麽呢?恐怕充其量也就算是众多发泄中比较特殊的一次吧,特殊特殊在这是她在这所城市中的第一次奸杀男人。她自己也觉得应该留一点纪念,于是用小刀把尸体的阴茎割了下来,带走了。小阴茎早变了型,里边全是淤血,但这对于女奸魔王童来说是最好的纪念品了。
  穿好衣服后,趁着月夜,她离开了这间屋子,闪电般离开了现场。一口气跑了十多里才停下,之后若无其事的到一家餐馆吃了一顿饭。饭后在街上散了一会步,很晚才回到她在学校外和同学合租的公寓里,而这所公寓可以说是她在这所城市里的家了。
  2,小树林里疟奸情侣学校附近的小树林本是一片野生林地,后来遭到了一定的破坏,差点成为荒地,但政府保护及时,最终成为一片半人工林。
  这片林子蚊子很少,再加上树木比较茂盛,大多数地方十步之外视线便被挡上了,所以夏天的晚上自然成了这所大学附近的天然约会场所,成对成对的学生情侣来这里谈情说爱。他们各找一块空地,自己谈自己的,决不管别人的事。
  女色魔王童自然常来这里,当然她并没有男朋友,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猎物。因为实力越来越强,近几年她的胃口也越来越刁了,只有长得帅,身材好,再加上皮肤白嫩的男人她才会感兴趣,强奸还是虐待也有感觉。
  当然符合这麽苛刻条件的男人很不好找,王童来到这座城市还没干过一个这样的,心里十分不痛快。前一段时间倒是也奸过几个,但不是长得差一点就使皮肤不好,在不然就是一身肥肉。所以她本身也没好好享用,往往是只玩一个晚上便匆匆杀掉了。
[!--分页符--]  再遇不上好的货色她真的不知该怎麽办了,难道只能奸幼男吗?
  这天晚上,她又来这片小树林觅食,其实今晚她并没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今天是学校的校庆,晚上有文艺节目,可以说今天的林子是空空如也。她来这里更多的是为了散散心。
  果然不出所料,走了半天一对儿也没碰上。但她并不着急,本来也没抱什麽希望。正走着,王童乎感左边传来一股热气,她知道---林子里还有别人。
  原来王童的气功早已登峰造极,身体有了一些超能力,她能感觉到一公里之内生命体所发出的微微热量。当然了,一般人是没有这本领的。
  于是好奇的王童想看一看到底是谁,是外校的人还是多情的情侣呢?
  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她看到那美男子时的兴奋之情了。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对男女,都20岁左右。男的长得奇帅无比,王童一眼便看上了;而女的也十分的漂亮。
  “真是靓男配美女!”
  王童不禁感歎道。
  本来她想还按她的习惯来:先跟踪再调查,万无一失再下手。但是今天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美餐最好现在就享用。
  她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两个人直到她走近才发觉有人来了。如果是一个男的,这对情侣一定会警觉,但当他们看到是一个女生时谁也没感到危险的逼近。
  “有什麽事吗?”
  女的问。
  “你男朋友味道怎麽样?”
  王童色迷迷的看着她的目标说。
  真是语出惊人,两人一听似乎都吓了一跳。
  “无耻!走开!”
  女朋友红着脸想赶她走。
  可当她话音刚落,一记耳光便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她脸上,把她打了个眼冒金星。王童十分讨厌有人对她出言不逊,这耳光还是轻的呢。
  看到女友被打,男的又吃了一惊,怒火上冒。可当他刚想说点什麽时忽然挨了一个扫荡腿,一下子坐了一个屁敦。还未等他明白是怎麽一回事时,一只臭脚丫子便塞到了他的嘴里。
  原来王童的伸手极快,扫倒男友后立刻便把鞋袜脱掉,把脚塞到其嘴里,她十分喜欢舔脚的感觉,于是用脚折磨男人也是她强奸男人中的重头戏。她一把抓起边上还在发愣的女友,卡住她的脖子,对男的说:“给我舔干净!要不我掐死她!”
  男的哪会听,他现在也不知道1000个他也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对手,他拚命的摇头想吐出嘴中的脚,并想站起来。但没用,她用了内力,无论他怎麽挣扎,就是吐不出来。王童的五个脚趾在这男生口中动来动去,专抠他嗓子眼儿,好几次他差点吐出来。
  发现晃不出,男人只好用支撑身体的一只手来拽王童的脚。可当他的手刚碰到她的腿时,王童的脚忽然用力在他嘴里一转,一下子便把他的下巴搞脱臼了,疼得他也没力气拔了,手软绵绵的放在了她的腿上。王童得意的推开受服的女友,同时也把脚收了回来,但并没有踩在地上,而是照男人的胸口就是一脚,把他踹躺在地,马上又塞入了另一只脚。
  这时男人可一点也不好受了,胸口被踹得喘不上气,下巴本来已很疼,再加上嘴里塞了一只脚,动来动去的,疼上加疼。但这还不算完,王童的另一只脚踩在了他的小腹上,也就是说她整个地站在了他身上。虽说一百多一点的体重并不很重,但小腹的确很怕压。男人立刻就上不来气,脸憋得通红,但王童却感觉棒极了,虐待男人是她的最爱吗。
  她的脚仍在嘴里动来动去,但却注意了男人的变化----这是绝品,可不能随随便便便给憋死了。于是当男人差一点就上西天的时候,王童灵巧的跳开了。
  可就在她刚一着地的时候,感到一股冷风从背后袭来,不看也知道是女的想偷袭。王童微微一笑,不躲不闪。心想:“来吧。”
  一木棍子不偏不齐削在了她的后脑上,一般人定会当场晕厥,但王童却连脑袋都不晃一下。原来她早就练成了气功护体,而且是上乘,就是即使不刻意运气也刀枪不入,用气护体已成为了无意识行为。
  刚才是她在施虐时给了女友的喘息机会,她捡了一个粗木叉,在她不注意时(至少她自己认为)给了她一下。当打到她那一瞬间,这女孩感觉有救了---这一下子定会让她昏过去。但当她看到王童那冷冷看她的眼神时,吓得差点昏过去,潜意识告所她,这一下打不昏她就死定了。
  王童一把抓过她的头发,一拳打在了她的小腹上。也许吃得有点多,女孩一恶心,“哇”的一口吐了一大堆,只见有面条,菜叶和一些碎肉丁。王童一看就知道她一定是和她的男友在附近的一家肉面馆吃的牛肉面。王童冷笑了一下,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脑海。她推倒手中的女孩,又把稍远一点的正在大口喘气的男青年拖了过来,仰面放倒在地,头挨着那一堆东西。
[!--分页符--]  “今晚是不是一起吃的面条呀?”
  王童问男的。男的无奈点了点头。
  “想不想再来点?”
  王童淫笑着又问。还没等男的回答(其实他嘴脱臼根本无法回答)王童扭过头对女友说:“用嘴把那东西喂给你男友吃!不许剩一点!要不我阎了他!”
  二人又是一惊,如此变态的事也想得出?但他们知道这女魔决不是开玩笑,女的只好忍住巨大的恶心趴在地上含了一口她吐的东西,慢慢把头移向男友的嘴。这时那男的也似乎知道了眼前这女人的利害,也放弃了反抗,闭上眼等着吃女友胃里的东西。
  虽然他已做好了十分恶心的准备,但第一口吐到他嘴里的东西却还是让他恶心的干哕了一下。“快点快点!接着来!”
  王童兴奋的叫着。“对不起。”
  女友满脸通红地对她的男友说。第二口准备好了,但刚才的第一口还一点没咽下去呢。这也难怪,如此恶心的东西确实难以下咽。王童不耐烦了,一脚踩在男人的命根子上说:“咽不咽!”
  男的一害怕,第一口进肚了……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
  喂的东西确实太恶心了,这自己都恶心至极的东西,现在竟让别人来品尝,那人的痛苦可想而知。足足半个小时,女子才喂完她的呕吐物,二人嘴里都十分的干。
  就在她喂的时候,王童不知什麽时候已脱了个熘光。露出健美的身材,不要以为她力大无比就一定是一身肌肉,其实这女魔的身上并不能发现这一点,除了能让人感到她很健康之外,一点也看不出别的----因为她的怪力一直来自她的内力。
  只见圆圆的屁股,中号的乳房,长满浓毛的三角区和腋窝暴露在两人面前。如果是平时,男人一定会立刻勃起,但在这种情况下,当男青年看到她如此淫荡的做法时,只是感到恐惧,不知自己命运如何。
  女色魔并没给他多看的时间,直接骑到了他的脸上,把阴部压在了男子的嘴上和鼻子上,同时用膝盖窝夹住他的双臂,这样这男人便完全在她的摆弄之下了。
  王童眯起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她的性玩具,腰不停的扭动寻找摩擦的感觉。男子的脸上顿时被她的淫水弄得又粘又滑,因为下巴脱臼,嘴是一直张着的,女色魔的水又多的吓人,所以淫液大口大口的顺着嗓子被吞下。王童的腰部非常有力,男人几次想用头顶开她的私处都毫无作用。反倒是王童自己有时因兴奋而双腿夹紧时还要想着放松,否则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发泄对象就要被夹死了。
  男子疼得眼泪直流,但却毫无办法。双臂无论怎样用力也无法从这位跨在他身上的女人的腿下抽出,头也被夹得像快要碎了一样痛。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出“呜呜”的声音了。
  但这呜呜声却更加激发了王童的性欲,她兴奋得尖叫着,发出亢奋的浪叫。一次次把阴唇强按在男子的嘴上,让他的牙齿使劲刺激她的敏感带,同时用左手使劲抓自己的乳房,上下揉搓。另一只手却滑到男子胯间,握着他的命根子套弄着。
  忽然,一大股淫水射进了男人的嗓子眼,王童得到了第一个高潮。
  高潮之后的她似乎更加疯狂,命令男人舔她的阴部。男青年从来没有口交过,其实他还是个处男,一丁点经验也没有,刚才一直是王童在做,这回让他主动服侍确是难为他了。
  男青年一听要舔那里,脸更红了,一百个不愿意,但怕这女魔一恼火那可惨了。忍着颌骨的痛慢慢吐出了舌头,可还未等他的舌头碰一下王童的阴唇,女色魔的阴道便张开了,一下夹住了他的舌头。
  “唔唔唔唔唔唔唔……”
  男人痛苦的发出求救声。
  “舌头不错嘛!”
  王童用挑逗的语气说“好好练练一定感觉不错。”
  说着腰微微上抬,被夹的舌头一下被拉的老长。王童阴道的力量大家是清楚地,舌头又被拉成这样,其痛苦可想而知。
  王童不光这样,臀部还晃来晃去,这便更加加重了他的痛苦。
  “感觉怎麽样,美男子?这样可让你的舌头变得更长,以后玩你更有味儿。”
  王童阴笑着。
  “求你饶了他吧。我给你磕头了,求你了。”
  一直在边上的女友看到心爱的人遭此毒手再也忍不住了,哭着跪下磕着响头。
  刚才她被吓傻了,同时也怕得要命,知道这女魔王心狠手辣,所以一直不敢说话。但现在不说不行了,即使没有用,但至少也能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你再说话我就把他的舌头撕下来塞到你的臭嘴里!”
[!--分页符--]  王童狠狠地说。
  其实她并不想夹坏他的舌头,留着还要接吻呢,只是现在他的嘴里又是吐的东西又是淫水的,味道一定不好。
  “你兴奋了啊。”
  王童对男子说,因为在她的套弄下,男人的阴茎已十分得硬了。
  接下来她要干什麽大家也清楚了,她要来大餐了。只见她手一推,男人的下巴便接上了,他立刻就能说话了。但还未等他说一个字,就被王童翻了一个身,改为脸朝地面。
  “给我像狗一样趴着!”
  王童命令倒。
  随着这句话,女色魔双手一用力,男子的衣物便都碎成碎片了,碎成这样,可见一定用的是气功。
  男子的裸体呈现了出来,王童一看咽了一大口口水,舔了舔嘴唇。
  “哇!皮肤这麽光滑!这麽嫩!这麽白!”
  王童尖叫着,活像一支发情的母狼。
  男子的裸体同样被边上的女友看在眼里,她也为男友的裸体所惊呆,真是太美了:健美的体形,白白的皮肤,再加上一张英俊的脸。这女友下身也湿了,眼睛不自觉盯着这尤物不愿离去,似乎被粘上了。
  王童咽了口吐沫,跪在了男青年的屁股后面,好像是男人要从后面操女人一样。但男人的阴茎是生向前的,这种姿势是要干什麽呢?
  “啊!折了折了!”
  刚恢複说话能力的男友痛苦的大叫。
  原来王童用手硬把他勃起的鸡巴扳了个个,向前挺起的肉棒这时却从两腿间伸到了后面。王童张开阴道,一下便把它吞了进去,并牢牢夹住,使它没办法再弹回去。
  这种奸男人的方法是王童自己发明的,好处是可使女方感到施虐的感觉,更有女人强奸男人的意思。还有,阴茎反转,输精管被夹住,这样无论快感多麽强也不会射精。当然了,小弟弟被如此虐待,快感是不可能有的。唯一的缺点就是阴茎的有效长度减小了不少,不会插得很深,但这点缺点比起优点来就太微不足道了。
  夹好之后王童便前后晃起腰来,让阴茎在阴道内进进出出,同时双手死死掐着男人的两个屁股蛋,不让他逃脱。
  王童阴部的夹力和吸力是超人般的,夹吸阴茎时被奸的男人早已超越了快感的程度,而是极度的的痛楚。阴茎每次被强行插入时都有皮快被蹭掉的感觉,而抽出时更惨,因为吸力超强,不光皮肉疼痛,还有全身要被吸干的感觉,让人生不如死,人间最美好的事成了酷刑。
  可王童此刻却在享受着美餐,她音调提高,尖声淫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鸡巴,爽死我了……啊啊啊啊……我干!我干!我干死你!”
  她的淫液顺着两人的大腿留了一地。
  “喂!以前你干过他妈?说话,你!”
  王童用淫荡的话问着边上的女友。
  女友脸一红,低下头微微摇着。
  “你是处男吗?美男子?”
  女色魔提高音调大声叫着。可这时男青年已被干的精神恍惚,刚才还大声求饶,这会儿却像马上就要死了一样目光呆滞。
  王童哈哈大笑“怎默这样不禁用,没让女人上过呀!”
  其实她早已看出这男子还是处男,因为她注意到她的命根子的血管并不发达,而且皮质也嫩,不光是处男,还是自慰都很少的上品,尝到这种好货,怎能不激发她的欲望?
  王童越干越快,淫液也越来越多,但即使阴道如此润滑也丝毫不能减轻男青年的痛苦,因为的确夹的太紧,吸的太有力……
  足足半个多小时,王童才满意的停止了奸淫行为。而男子早在二十分锺前便昏过去了。
  “真是赚了,爽死了!”
  女色魔评价着她的玩具。
  如果是平时,也许她就要收场了,但长时间的不满足让她产生了多玩这美男子几天的欲望。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臭娘们儿!给你的男人穿上!”
  王童对女子说。
  女子哪敢不从,哆哆嗦嗦得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费力的给她的男友套上。这时男子还未醒过来,躺在地上死了一样,所以穿起来着实费尽。
  王童不耐烦起来,“用你的尿把他浇醒!”
  他对女子叫到。
  “我现在没尿。”
  女子怯怯的说。
  “什麽?不想活了!”
  王童骂道,眼睛一瞪,凶光毕露。说完双手一夹,一下子便捏掉了女子的两个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青年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一泡尿一下泄了出来。
  说自己没尿是假的,王童一看她的小腹便知道她为了面子在撒谎,所以给了她一点颜色看看。
  血象喷泉一样从女子两个胸部的伤口喷出,因为疼痛,她自然而然的失禁了。女子的皮肤很白,雪白的皮肤加上鲜红的鲜血,给人一种残酷的美。
  一见自己流了这麽多的血,女子顿时脸色发白,吓得昏死过去,但下身却依然涌着尿液-----她都憋了一晚上了。
  “没用!见血就晕!没让人开过苞呀!”
  王童愤愤地说。
  本来她想让男的穿上女子的衣服,然后把他带到自己的地方继续玩弄,因为夜深人少,男穿女服没大关系。但现在女子的血染红了衣服,穿出去走动要是被人看到定起疑心,计划只好落空。
  “都是你!”
  王童咬牙切齿的对昏倒的女人吼道。右手勐然伸向她的裆部,手掌伸直,五指并为一体,深深的戳到了她的阴道里,继续下钻,直达子宫。
  “哼哼哼哼……”
  王童停了一下,发出慎人的冷笑。忽然手一用力,天啊!女子的整个生殖系统就被这女色魔活生生的抽出了体外。子宫,卵巢,大小阴唇无一幸免的被剥离了主体,血肉模煳的攥在王童的手里。
  剧烈的疼痛击醒了昏睡的女子,但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时,惊恐的睁大眼睛,半天一动不动,然后,仰面朝天又一次摔倒,再也不动了----她被吓死了。
  这残忍的一切刚好被刚刚苏醒的男友看在眼里,把他吓得魂飞魄散,一泡尿一下子尿了出来----他也失禁了。
  王童得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手一扬,把手中的生殖器扔到了男子身上。男子感到热乎乎的东西掉在了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救救救救……”
  他又一次昏了。
  “装死?”
  王童扑向昏倒的男人。
  “不能长期玩你我现在就玩尽你!”
  手又是一插,这回是男人的肛门。因为手很粗,再加上用力过勐,肛门顿时撕裂,鲜血狂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回轮到男子尽情惨叫了。
  王童乐得哈哈大笑,一口咬住了男人的命根子,一下子便连睾丸整个地咬了下来,放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嚼,然后变态的吞了下去。
  “味道这麽好!看看你肚子里还有什麽好吃的!”
  说完双手一合掌,哧!的一声戳进了男子的小腹,然后一分,肚皮撕裂,胃藏尽收眼底。
  王童挑挑肠子,摸摸这,看看那,一时还真不知道怎麽玩。最后,目光停在了他的膀胱上。
  “看看它的味道怎麽样。”
  说完便把男青年的膀胱扯了出来,血水和残存的尿水顺着她的手流下,王童马上把嘴伸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喝着。
  “不愧为年轻人,味道这麽鲜,好喝好喝!”
  喝完之后,她就又把男子的膀胱吃了下去。一般人吃生肉胃是不消化的,但有着卓越气功的王童早已超越了这一点,她的胃不光可消化生肉,连草木也能消化。
  “这麽鲜美的肉不多吃几块真对不起自己。”
  王童自言自语地说。
  这时的女色魔又变成了女狼人,她趴在男子的尸体上大嚼大啃(可怜的男青年已断了气)专咬吃嫩的地方,什麽腿根内侧,腋下等等。最后他又把男子白白的双脚啃成了两个骨架。
  吃饱后,女魔用女子的衣服擦净了身上的血迹,然后穿回自己的衣服,丢下两具尸体离开了现场。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